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岳母与我的年初二日记】(完)【作者:bouly】
【岳母与我的年初二日记】(完)【作者:bouly】
字数:60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岳母与我的年初二日记

               <上章>

  大年初二早上,带着老婆孩子回娘家。

  楼门外,开门的是丈母娘。

  她穿一袭暗红色睡袍,光溜溜的脚丫子踩着一双褐色绒毛拖鞋。四十多岁不显老的容颜,再加上卷曲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肩上,很显得风情宜人。

  「怎么这么早回来?」丈母娘笑呵呵地抱起孩子,红脣在他脸上猛咂了咂:「唉唷仔仔变好重,外婆都快抱不动啰,有没有想外婆呀?」

  「外婆新年快乐。」孩子乖巧地往外婆脸上亲了口,一只小手手却不知是否故意,抓着她衣襟向外一扯,露出里边好一抹紫白相间的旖旖之色。

  丈母娘浑然未觉,只是高兴地逗着孩子玩。

  老婆放下物件,四下看了会儿,问道:「爸跟妹呢?」

  「都还在睡呢?你们吃了吗?我正好在煮稀饭,要不要吃?」

  我道:「别忙了,妈,我们都吃过才来的。爸跟小倩怎么这么晚起?」
  丈母娘拧起秀眉,没好气道:「别提了,一个在睡懒觉,一个昨天半夜才回来。」

  我奇道:「小倩半夜才回来?」

  老婆好笑道:「亏我妈还夸你孝顺,半夜回来的肯定是我爸了,是不是又上瓜子叔那儿打麻将啦?」

  丈母娘愤愤地叹口气道:「可不是,真是要气死我,都几岁的人了还这么闹腾,要不是我打电话去骂他一顿,兴许还要打到早上才回来。」

  我也生气道:「爸也真是的,麻将有什么好玩的。这么漂亮的老婆放在家里,我巴不得成天待在家呢。」说罢对着老婆努努嘴:「喔?」

  老婆满面娇羞地拧了我一把:「跟妈面前怎么说话呢?没个正经。」

  丈母娘却不介意的样子,只道:「小志可没说错,别学你爸那德性就对了。我去厨房看看饭煮好没。」便摇着屁股进去了。

  我掐了掐老婆的腰间,下巴望厨房一抬。老婆会意,也扭着屁股进厨房帮忙了。

  这一老一少,屁股倒是一模样刻出来的,并无上下之分。

  时间渐逝,睡着的人一个个起床了。

  吃过午饭后,孩子先是收到了外公外婆的红包,我和老婆也奉上二包大礼给老人家。小倩还在读大学,自然也给了她一份。

  余着的空闲,见没啥好做的,我忍不住打了个哈欠。

  丈母娘见道:「小志睏啦?」

  我道:「诶,在家习惯睡午觉,有点儿犯睏了。」

  「那你去房里睡吧,被子不够暖的话,都放在衣橱上头了。」

  老婆笑道:「妈,我在呢,我会处理好。」接着又对我说:「你真要睡觉?那我带孩子去朋友那儿串门子啰。」

  小倩道:「去菲菲姐家领红包啊,那我也去。」

  丈母娘母笑道:「都几岁的人了,还跟小孩似的,你给我皮绷紧点。」
  小倩吐了吐舌头:「知道啦,不过人家硬给我也不能不收嘛,那多没礼貌。」
  岳母、老婆、和我一听都笑了。

  此时岳父清了清嗓子,大声道:「我也要出门嘿。」

  丈母娘眉宇一转,尖声道:「你出去干啥?今天孩子们都回来过年,你还想去打麻将?」

  我见岳父一脸彆屈得紧,便笑道:「都去都去,我睡醒了也找你们去,干脆晚上就在外头吃了吧,省得还要收拾。」

  丈母娘这才没说话。

  看她们几个慢吞吞的,也不等她们出门了,自己先呼噜去睡也。

  不知是否睡不惯,一忽儿便醒了,瞧瞧时间,才矇了一个钟头。

  出了房门,见屋里一个人也无,随意四处逛逛。逛见爸妈卧室门半开着,还透出一丝光亮。我咦了一声,走近看时,只见丈母娘躺在床上,似乎也在睡午觉。
  我笑着摇摇头,怎么睡觉也不关灯呢?於是悄悄走进房里,顺手关了那盏台灯。

  也许是被开关声弄醒,丈母娘睁开眼,见到是我,嘴角一笑:「是你啊,怎么起来了?」

  我不好意思笑笑:「刚醒呢,对不起吵醒您了。」

  「没事,我也没睡着呢。」

  「喔……妈,您怎么没一块出去?」

  丈母娘坐身来,靠在床头,亲切地笑着:「这不看你一个人在家吗,没一个人跟家里陪着,大过年的多失礼啊。」

  我见她又换成早上见过的那套暗红睡袍,衣襟开得低低的,胸前一道深沟清楚可见,倒没半分失礼的自觉。

  「妈,跟我还见外什么呀,那我不打扰您休息了啊。」

  「啊……先别走!」丈母娘拉住我的手,却不知要干麻?

  我小心问道:「妈,怎么啦?」

  丈母娘深吸了几口气,似乎有所决定的样子,说道:「小志啊,妈也不拿你当外人,想跟你说几句话,你可别取笑妈。」

  我拍拍她手背,笑道:「怎么会呢,跟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?您尽管说吧。」
  丈母娘眨了眨她浓密的睫毛,俏脸微红,嗫嚅道:「你跟小柔处得还好吧?」
  我奇怪道:「当然好啦,是不是小柔跟您说了什么?不对啊,我对她这么好,她还能说我什么?」

  丈母娘娇嗯了一声:「也没什么,我是看你……看你……还以为你们……唉,没事就好。」

  我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,只是顺着丈母娘羞赧的目光向下看去。

  唉唷!我那鸡巴不知何时勃起了。适才睡觉只穿着件四角内裤,松薄的布料根本起不了半点阻碍。此时鸡巴一举冲天,气势惊人,别说丈母娘了,我自己看得都有点害怕。

  我吓得双手一遮,下身一缩,屁股撅得老高,慌忙道:「妈,对不起,刚才睡觉的生理现象,我不是故意的。」

  丈母娘尴尬一笑,小手在半露的胸脯上拍了拍:「唉唷,刚才看你这模样进来,我还以为……嗨呀,羞死人了,没事没事。」

  我一听那误会大了,赶紧道:「妈,真是误会,我再怎么,也不可能对您有想法呀。」

  谁知丈母娘俏脸一下子就垮了,双手抱在胸前不说话,显然生气了。

  我立刻知道说错话,於是说道:「唉呀妈,我是说,您生得那么好看,保养得那么年轻,可您是长辈,我是不能对您有想法呀。」

  这话怎么说得有些古怪,但情急之下,我也不及细究了。

  好在妈听了我的肺腑之言,已经不生气了。原本冷峻的脸色,噗嗤一声甜笑,比之先前还要勾人万分,只听她道:「愈来愈胡说八道,好啦好啦,害得我都没睡意了,你先出去,妈换个衣服。」

  我唯唯诺诺退出房间,恋恋不舍地关上门。

               <中章>

  下午家里人都出门了,就剩我和岳母两个人待着。

  闲晃了一会儿,也不知干啥,便回房摸出笔记本,瞎上着网。

  可上网也无聊啊,脑袋瓜子胡想一通,想起家里只剩我和岳母孤男寡女的。
  而岳母的身材极好,适才换的一套小洋装,胸口大腿都是肉,穿得性感溜溜的,一点都没拿我当外人看。

  想到这里,不禁点开D槽,资料夹里,百来片中有一部岳母照顾受伤女婿生活起居的,正好应景,便点开来看。

  看着看着,想想这小日本也真他妈变态,连这种情节都有。

  我搓着硬梆梆的懒叫,眼里看的是丰满淫荡的AV女优,心里却尽是岳母丰满成熟的美肉体。

  搓到兴处,浑然未觉房门开了。

  心里一丝怪异闪过,我抬头看去,只见岳母瞪大了眼睛,满脸羞红,与我目光一触即离,正要转身逃走。

  我慌极了,赶紧叫道:「妈,您切水果啊,怎么又端走了?」

  岳母诶了一声,好不容易才转回身来,将水果搁在桌上,道:「妈见你忙着,也许不想吃呢。」

  我道:「正口渴呢,这水果是我带回来的吧,应该很甜,您也吃些。」
  岳母又诶了一声,捏起一颗樱桃含在嘴里,朱脣含蓄地抿着,瞧得我身子一颤,彷彿什么部位被也被岳母含过去了。

  岳母见我没有下床的意思,便问:「你不先吃吗?」

  我不好意思道:「还忙着呢,抽不开手。」

  岳母脸红了一下,道:「那我喂你吧。」说完又觉不妥,或许又觉得我太没礼貌,眉羽间微含怒意,一跺脚道:「你就不能歇会儿先吃吗?」

  我尴尬道:「妈……您尿尿到一半能彆着吗。」

  岳母愣道:「不能。」

  我道:「就是啊,我也不能啊。」

  岳母气得笑了:「你骗三岁小孩啊,这种事哪有不能的,妈也不笑话你了,赶紧来吃水果。」

  我为难道:「等等啊,就快好了。」

  岳母见我一脸难受,慈祥地笑着并不说话,巧步微移坐在我身旁,边吃着水果边去看那视屏里的画面。

  「唉呀,怎么看这玩意,羞死人了。」岳母掩着脸蛋,边嫌弃边看着。
  「日本人拍的片子就是这样,您没见过啊?」

  岳母不答,害羞的眼神从屏幕一转向下,惊奇地看我套弄胯间的事物,又咻地一转向上,望着我专注的脸庞。

  望了半晌,岳母一脸好奇地问:「看着我干嘛,看你的影片啊。」

  我答道:「妈,你比片子好看多了。」

  岳母噗哧一笑:「好啊,胆真够大的,连你岳母都敢开玩笑。」

  我放下懒叫,握起岳母的双手,诚恳道:「妈,我是说真的,您若是生气,那我跟您道个歉。」

  岳母笑道:「妈也不是生气,就是觉得奇怪,彆扭得紧。」

  我道:「其实我也彆扭得很,糊里糊涂就跟您说这些了,我平常可不会这样。」
  岳母拍拍我的脸,站起身道:「你继续吧,我出去了。」

  我既不舍又无奈,偶然看向桌子,猛然问道:「妈,您不是说要喂我水果?」
  岳母闻言楞了半晌后,用手理了理服仪,将秀发往后一撩,才接起水果盘来喂我。

  我咬了一口水梨,讚道:「好甜好吃。」

  岳母也吃了一片,脸色却变得古怪。

  我问:「怎么啦?」

  岳母白了我一眼,道:「刚才你手碰到我,害这水果也沾到气味了。」
  我不好意思道:「对不起。」

  岳母笑笑,又吃了一片梨子:「没事,又不是不能吃。」

  我一听这话,脑子突然就炸了,傻呼道:「妈,我想吃您。」

  岳母一听呆了,神色变得极为複杂,浓厚的呼吸声中,眼神不停地往我脸上和鸡巴处来回游移。

  好半晌才道:「这话我可没听见。妈出去了,小柔她们也快回来了。」
  小柔是我的妻子,我知道她没那么快回来,但又能如何?

  强忍着要上前抱住岳母的冲动,直到她关门离开,我不禁向天怒吼!

  除了懊悔没有即时行动,更痛恨的是,刚才吃梨子滴了不少水份在龟头上,变得黏乎极了,这下子还怎么玩?他马的,早知就不在岳母家打手枪了。

               <下章>

  夜里起来上厕所,卧室外灯火都是关的,却从客厅处传来阵阵闪光。

  走近看时,原来是岳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
  瞧瞧时间都十二点了,我微觉奇怪,便过去打声招呼。

  「妈,还没睡啊?」

  「诶,睡不着,看看电影。」

  在电视的闪光照耀下,见岳母穿着一件紫色丝质睡衣,该露的能露的都大方地裸露着,显得很性感妩媚。

  见我走近,她身子往旁边一挪,似乎在暗示我坐下。

  我也不知着了什么魔,就这样坐在她一旁,莫名其妙地看起电视来。

  岳母用一种慵懒的语气,向我问道:「你不睡觉吗?」

  我想了想,回答道:「这部蛮好看的,我也看一会吧。」

  岳母嗯了一声,那磁性的嗓音彷彿早晨吃过的年糕一般,黏住我的心头,难以化开。

  「这片子叫啥啊?」看了半天看不懂,我随口问道。

  「我也不知道,你不是说很好看吗?」岳母狐疑地望向我。

  我赶紧咳了两声:「就是忘记片名了。」

  岳母轻盈地笑出声来,拿起摇控器按着:「好莱坞电影台:飙速战警。」
  我喔了一声,借着回应的时机侧头去看她。

  近距离匆匆一看之下,岳母睡衣里露出来的半颗乳房,竟显得特别丰满巨硕。但更令我吃惊的是,裙底下的大腿露出好一大截,我都怀疑岳母有没有穿内裤了。那雪嫩的腿儿丰满诱人的不得了,美得我鸡巴立时勃起了。

  岳母似乎查觉到我的目光,伸手勾来一张抱枕,放在翘起的二郎腿上,顿时挡住了不少风景。

  我暗叹一声可惜,却也趁她动作的时候,挪了一下身体,将卡住的鸡巴朝天立正好,方才舒坦许多。

  过一会儿,岳母匆匆举起手臂,捏住了鼻头:「哈起……」

  我心中一荡,岳母连打喷嚏都这么矜持可爱,真是败给她了。

  「妈,别受凉了。」我将沙发上挂着的一件夹克取来给她披上,也趁机挨着她更近了些。

  「谢谢。」岳母见我体贴,也不再那么矜持了。身子微微靠近我,手臂上隔着件夹克与我轻轻贴在一起,但炙热的体温却穿过重重障碍向我传来。

  如此近的距离下,岳母身上泌人的香味扑鼻而来,使我的鸡巴兴奋得几欲从裤裆窜出。

  我忍不住找个话题道:「妈,你是不是喷香水了?」

  岳母道:「没啊?」

  我道:「咦,那奇怪了,哪来的香味?好像从你身上飘过来的。」

  「沐浴乳吧,还好啊,我没闻到。」岳母说完,将手臂抬起来嗅了嗅,那腋下光洁的美景又让我嚥了把口水。

  说巧不巧,就在岳母将手放下时,竟打在了我的腿边,与我的手背擦肤而过。
  那触感如电击来,我不知发什么神经,一把抓住岳母的手,就这么揣在两人大腿中间,一动也不动。

  过了那么十几秒,岳母说话了。

  「你……」

  我不等她说完,接着话头道:「妈,你手好冰喔,我帮你暖暖。」

  「嗯……」

  见岳母答应,我也就顺竿向上爬,小心翼翼地搓起那只的美腻的小手。不经意间,指尖还能触碰到岳母充满弹性的大腿,挠得我心头更是痒痒了。

  再过一会儿,大概是手心流太多汗,岳母抽回了手,若无其事在抱枕上偷偷抹了抹。

  我亦用裤管抹乾手心,再心痒难耐地放回去。此时摸不着岳母的手了,於是手指背儿作贼似地,悄悄地搭上了岳母的大腿外侧。

  一根、两根、三根……终於整只手背贴在岳母的大腿壁上。我的心脏像打鼓一般,几乎能听见血液的流动声。

  忽然间,不知哪个房门开了,我吓得跳起来,连带将岳母的抱枕打飞起来,害岳母也惊呼了一声。

  「这么晚了,怎么还不睡呢?」老婆恍恍忽忽地说着话,走进饭厅倒了杯水喝下。

  「看电影呢,很好看,你要不要一块看。」此时我与岳母中间隔了一个座位,也不怕老婆误会。

  「什么片啊?」老婆走来问道。

  「呃,机器战警?」

  「发什么神经,不是都看过几百遍了,我要睡了。」

  待老婆回房,我起身去将抱枕捡回来,递还给岳母,又藉机挨着她身子坐下。
  岳母白了我一眼,耻笑道:「冒失鬼,刚才吓了我一跳。」

  我不好意思地在岳母大腿上拍了拍,想说些什么来挽回颜面。

  岳母却捏了我裤裆一把,没好气道:「火都消了,不看不看了,睡觉去。」便起身回房间。

  我尴尬地摸了摸鸡巴,怎么软得这么快?

  唉,结果今天一整天,楞是没搞定岳母。

               【全文完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