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回到过去爱上你】(08-09)【作者:影帝布茨克斯】
【回到过去爱上你】(08-09)【作者:影帝布茨克斯】
字数:6543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第八章

  「王瑞山受贿的账本?怎么拿到手的!」柳思慧大吃一惊道,这也太神奇了吧!

  「这就别管了。有了这个在手,起码就能保证厂长位置不丢。」

  陈秋实就是陈博然,听那名字就够邪恶的了,「晨勃」……至于后面那个「然」字不过是既显得文化一点,又能和「冉」字谐音,凑成一对罢了。

  行贿这种小事,不难做。陈秋实本就在投行圈里摸爬滚打,无论是政府官员还是商界名流亦或是流氓混混都是熟门熟路,降服一个空虚寂寞冷的怨妇更是手到擒来。

  他先是到上海置办了一些高端的行头,特意做了个比较成熟的造型,起码看起来不会那么稚嫩,又特意装作30岁左右模样。同时给厂里的桑塔纳做了个套牌。至于大哥大?那玩意1万多一台,光在电信局办个号码就得预存6000块,他拿的就是个模型,先在附近找个公用电话打过去,然后接着出现在王瑞山家楼下。要知道女人要出门,可是需要很多工序的。

  而且在这之前,他就已经暗中蹲点观察李清冉数天时间,她出门基本就是为了买菜,老公早出晚归,孩子在外地,偶尔她会在书摊流连买些文摘杂志。
  这个女人保养得当,面相也很端庄,其实挺有味道。在他连哄带骗,欲擒故纵的计谋下开开心心地敞开门扉迎接他的进入,哪还顾得上其他,顺利的让他潜入家中,既被吃了豆腐又翻找到了账本。

  「现在我们怎么办?」柳思慧一边惊讶于他的手腕,一边也暗自惆怅,市长终究还是被开除党籍之后正式立案了,而且还是省里亲自督办,到底会不会牵连她的丈夫还难说。

  王大年步步紧逼,不停散布流言,而那边王瑞山也没少打她的主意,为今之计也只能靠这个年轻人了。

  「王瑞山入主市政府已经是铁板上的事情,把他强行拉下马之后换了其他人你也未必会稳定,不如就让他把王大年调走,然后党政由你一把抓。对日后毛纺厂的改革,也可以提供些助力。」

  「嗯,那我约他出来谈谈。」

  「记得说话温柔点,别让他瞧出端倪,真账本还在他家呢。」

  柳思慧给他翻了个白眼,抓起手边的电话拨打起来,却还是用了一副温柔的声音道「喂,王部长嘛。我毛纺厂柳思慧呀……您要请我吃饭?那怎么担得起呢?……什么?下周?……择日不如撞日,就今晚吧。……好,地点你定……没问题,没问题。」

  挂掉电话之后,柳思慧这气就不打一处来「王八蛋,晚上非扒了他的皮不可!」
  看来王瑞山在电话里肯定没说什么正经话,否则这美女厂长怎么这副态度呢。
  令人期待的晚上很快到来,在一切准备停当之后,陈秋实载着柳思慧前往约定好的南国大饭店,虽然不似新兴酒店那般豪华,但装饰的古色古香,倒是很有格调。

  被服务员带进包厢时,王瑞山还没有到,陈秋实抓紧时间开始布置起来,从包里掏出一个微型的JVC摄像机安置到一个隐蔽的角落,并且调试好相应角度得以一窥全貌。

  「你哪来的这东西?」柳思慧问道。

  「经费买的啊,2万块呢。但是带遥控操作,待会儿你放到包里,按下这个开关就能进行录制,一盒带子也就45分钟。尽量抓拍到有用的画面,比如他出言侮辱你之类的,要是有动作就更好了,这样也能多一些把柄。」

  「大学生在就学这些下三滥的招数?」柳思慧无语道。

  「哪里下三滥,这叫做合理取证。你把账本交给他,他再来个死猪不怕开水烫怎么办。我再去取真账本还不得累死啊……」陈秋实心道,何止累死,极有可能是被榨干。

  「就你鬼点子多,接下来就交给我吧。听我摔杯为号,你就进来!」

  「那我再给您埋伏500刀斧手?听到杯响,一涌而出将那厮剁成肉泥?」
  「你一个人就抵得过十万兵将,行了吧!」柳思慧被他的话逗乐,也忍不住调侃起来。

  看着时间差不多,陈秋实便退出去找到一个盲区躲了起来,默默地暗中观察。
  没过多久,王瑞山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视野之内。在腋下夹着个皮包,走起路来鼻孔朝天,满面春风心神荡漾的走进了那间包房。

  随后服务员进入,就是传菜上菜这些细节琐碎的事情,王瑞山绝对不会傻到在别人眼皮子底下做什么龌龊事,柳思慧也不会当着别人的面把账本拿出来进行谈判。

  陈秋实见状便悄声走到到包房门口,就等着摔杯为号进去解救人质了。
  可等了半个多小时,一点动静都没有,这俩人有什么好聊的?不会是孤单寡女,干柴烈火之后动了真情然后就地解决吧?但是不应该啊,王瑞山又不帅,还那么猥琐,本来柳思慧就很嫌弃他。

  但是时间这么久,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呢?

  这种事情难保不会有,陈秋实心里虽然焦急,却也没有妄动。而是计算着从服务员退出来时摄像机开启,即将达到45分钟之时才心里一横,立刻转身扭开把手就冲了进去。

  咦,俩人都没在桌上,再定睛一瞧,墙角一侧的沙发上王瑞山压在柳思慧的身上正脱衣服呢。胸前的衬衫已经被解开,奶罩也被他给推了上去,两颗白花花的乳球已经裸露在空气之内,鲜红的乳晕,微微翘起的乳头格外诱人。

  柳思慧的双手虽然在推搡阻止,却是面色绯红,有气无力!这他妈的明显就是被下了药。

  「你给我住手!」陈秋实一声爆喝惊醒了正准备下口的老淫棍。

  「谁啊你,赶紧给我滚出去,否则老子要你好看,你知道我是谁吗?!」王瑞山立刻指着他怒骂道。

  陈秋实却是不急不躁地笑着道「市委组织部王部长,即将升任代市长。你的堂弟王大年当初为了进入毛纺一厂,给你送了一万五千块钱对吧?事成之后又给你家送了一台价值4000多块的松下录像机。」

  「你……你怎么知道!」王瑞山见他不慌不忙,应对沉稳,便知道是有备而来,立刻警觉道。

  「我知道的多着呢,还有这个……」陈秋实已经走到窗户边,拉开窗帘,那台摄像机尚在工作中。「如果我没猜错得话,你在酒里下了迷药!现在已经全都被记录了下来,听说省纪委、省高检可都还没走呢,你说他们会不会对这些资料感兴趣啊。」

  「你……你到底是谁!」王瑞山此刻的脑门上全是冷汗,女人没玩到,还丢了官职。就凭下药玩弄女性这一条就够他判几年,更不用说受贿的事了。而且墙倒众人推,他平时干的那些龌龊事关键时刻被用心人一递,那就别想再出来了。
  于是慌忙从柳思慧的身上爬了下来,「我给你钱,你说多少,我都给你。只要你把这个摄影机交给我!」

  「首先,我不缺钱。」陈秋实举着摄像机对准了他的脸,虽然一盘带子已经录完,但是王瑞山并不知道。「你只需要答应我几个条件,我就放过你。」
  「好,好。有什么条件你尽管说!」

  「第一,把王大年从毛纺厂调走,不管去哪。由柳厂长兼任党组委书记!」
  「好,我同意,明天我就签调令。」

  「第二,力保柳厂长的职务两年内不动摇,并且配合改革工作。」

  「小事,小事。还有呢?」

  「其他,等我想到再说吧。」陈秋实放下摄像机道,「现在你可以滚了。」
  「等下,你得把摄像机给我?」

  「这个可以给你,但是你得实现第一个条件啊。而且这摄像机我花了5万块买的呢!」陈秋实狮子大开口道。

  「我出钱买!8万!我给你8万!行不?」王瑞山立刻比划着道。

  「行,到时候我去给你送摄像机,顺便拿钱。」陈秋实愉快的应承下来,刚才不要钱是为了方便他答应条件,现在收钱是买卖,有钱不赚是傻蛋。

  「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出尔反尔?」

  「你可以不做,但证据在我手上!」陈秋实炫耀着手里的摄像机,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,而且早就防着王瑞山来抢,他也根本就够不到。

  「好,我等着。希望你别让我失望!!」王瑞山咬牙切齿的拿起手包,灰头土脸的就要门外走。

  「等下,记得把这桌的账结了啊亲!」陈秋实在背后喊道。

  低着头的王瑞山差点摔了个趔趄,慌忙逃窜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九章

  王瑞山离开之后,陈秋实赶忙锁上房门,柳思慧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被人看到的话这屎盆子就扣到他头上来了。

  走到沙发前,美妙的熟妇面色红润依旧毫不知情地仰躺在那,胸前的门户大开。这两颗乳球不仅白皙而且还很圆,真是耀眼啊!没想到两个闺女都出生了,那奶头却是异常红润,当真是难得的极品,看得陈秋实都忍不住吞了口唾沫。
  他倒是想再多看几眼,但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将她送到安全的地方,起码不能继续待在包间内。

  于是赶紧将她的奶罩拉回来,又将衬衫扣好。眼光过处还瞟到一件战利品,却是一张房卡,敢情王瑞山早有准备,柳思慧现在这个状态肯定不能回家,不然他没法解释,柳思慧也没法解释,找人谈判却被下了药,这算怎么回事你说,而且传出去多丢人啊。

  把柳思慧背在了身后,又拿起摄像机和她的坤包,检查完确定没有遗漏之后方才出了包间以最快的速度奔向电梯,来到客房所在的楼层,还好一路上并没什么人看见。

  虽然她的体态不算重,但背在身后无处着力,也把他给累了够呛,插上房卡打开门之后赶紧把她甩到床上然后大口喘息起来。

  「水……我要喝水……」柳思慧躺在那里迷糊着喊道。

  得,还得伺候她。陈秋实从暖水壶中倒了杯热水,扶起她来喂了下去,方才消停。

  「热……热……」没过一会儿,柳思慧又叫了起来。

  陈秋实摸了一把她的额头,确实挺烫,应该是酒后上头导致。

  春药这东西其实并不存在,有在产生欲望的前提下增强其性快感的助性药物,但没有让人无端产生性需求的。

  像听话水之类的也都是胡扯,真有那么神奇的话,陈秋实第一时间肯定是去报个长江商学院或者湖畔大学,找那些富商们挨个拍一遍,运气好还能遇到马云等人,直接把钱和公司股份都转给我好咯,还卖个屁的药啊。

  柳思慧应该是服用了迷药,其实普通感冒药就含有这种成分,能让人感到头晕,手脚无力,产生嗜睡的症状,学名叫做「扑尔敏」。

  只不过单纯的迷药剂量较纯,也可以称之为「蒙汗药」。再加上酒精能够加速血液流动,也就造成了这种局面。

  陈秋实用凉水浸湿了毛巾,准备撘到柳思慧的额头,给她进行物理降降温。
  没曾想还没接触到,正巧她仰坐了起来,一声「呕……呕……」便将胃里的秽物全都吐了出来。

  陈秋实现在的心情是崩溃的,吐就吐了,都吐到地板上也好收拾。关键是吐我一身不说,连她自己也未能幸免,白衬衫上全是那些恶心的东西,更别说还有部分顺着胸口流了进去。

  靠!真是倒了血霉了!!!

  你可真是我亲姥姥!陈秋实无奈之极,能怎么办?继续干苦力呗。

  将衣服都丢掉卫生间,先把那些秽物都滋个干净,然后扔进洗手盆,没有洗衣粉也只能用肥皂来代替。

  他身上已经脱得赤条条,柳思慧也被他扒了个干净。

  忙完之后已经是深夜,哪还顾得上欣赏那赤裸的美熟妇,钻进被窝倒头就睡。
  「砰」的一声,还在睡梦中的陈秋实就被惊醒,因为他跌到了地板上,而且还是被踹下来的。

  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三角内裤,因为晨勃还肿胀得老高而挑起了小帐篷,陈秋实摸摸昏沉的脑袋,还没反应过来又深深打了个哈欠。

  「你对我都做了什么!!」原来柳思慧竟已醒来,抓着被角捂在胸口怒喝道。
  不过窗外天还没亮好吗?墙上的挂钟显示也才5点半。陈秋实本来心里就不快,再加上硬踹出来的起床气,光溜溜坐在地板上无奈道「姥姥啊,你说我能干什么。」

  「骂谁姥姥的呢!你赶紧给我说明白。年纪轻轻,怎么就不学好呢,我真看错你了。」柳思慧的眉毛都快竖起来了,也把那句姥姥听成了粗话。

  「你是我姥姥,行不!亲姥姥!!」陈秋实双手合十,恨不得给她跪下。
  「我就是你亲妈也不行!」柳思慧双目怒视之。

  「那不行,我亲妈无可替代。」

  陈秋实站起来,晃晃悠悠地去取摄像机,与此同时他那顶小帐篷也是晃晃悠悠好不惹眼。

  柳思慧看在眼中,心道小子还挺有本钱,啊呸!我怎么能盯着别的男人看。
  不对,没准昨天就是这玩意进入了我的体内,不知道那时是什么感觉呢,硬不硬?烫不烫?!想到这还有点脸红心跳,顿时又暗骂自己不要脸,都能做这年轻人的妈了,怎么还胡思乱想。

  但又为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呢,只觉得头昏脑涨的。

  陈秋实拔出摄像机中的录像带,还好这间客房很高档,自带录像机这种高科技产品,接上电视就开始播放昨天的场景实况「就你还谈判呢,三言两语不到都没发现王瑞山偷偷给你下了迷药。」

  「啊?他没对我做什么吧?」

  「你自己看咯,我再睡会儿哈……」

  陈秋实说话间就爬上床钻进了被窝之中,这下可不打紧,大床房就一张被子,他钻被窝里来,可不就是和柳思慧赤裸相见。只见被角往下一拽,胸前的两颗乳球又露了出来,要知道女人坐起来和躺着的视觉效果是完全不同的,当然假乳除外。但见那对乳房骄傲翘挺,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包养的,足有36D的罩杯,居然毫无下垂的痕迹。

  「砰」的一声,陈秋实再次呲牙咧嘴的坐在创下,在这么下去,非摔个半身不遂不可。

  「流氓!!」柳思慧咬着一口银牙,面色羞红的怒骂道。「给我滚远点!」
  「又不是没见过。」陈秋实喃喃自语道。

  「你说什么?再说一遍!!」柳思慧此刻已经想要杀人了。

  「算了,我直接说了吧。」陈秋实眼看也没法继续睡下去,接着开始讲述道「王瑞山给你喝了迷药,把你灌醉。我没等到信号就冲了进来,看到他正在脱你的衣服。然后我把他赶走,又把你扶到这里来。伺候你喝水,还给你敷了毛巾。
  结果你吐了我一身,也吐了你自己一身,我只能把衣服脱了去洗。过程呢就这么简单,你也是已婚女性,难道还分不清做和没做有什么不同?「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」柳思慧伸到被子里摸了一把,内裤果然还在,下体也没什么异常。看来并没有受到侵犯,心里虽然放下了块石头,但又有些失落。「那个不好意思啊……」

  「没关系,你的衣服都在卫生间呢,现在还太湿。必须得用吹风机吹干才能穿。」

  「不对,我的内衣呢?」

  「我不是说了嘛,你脱了我一身,也吐了自己一身。你喜欢喝一堆秽物睡一块啊?」

  「那我身上?」

  「也是我帮你擦的。」陈秋实回道,实际上擦拭的同时还顺便试了下手感,没想到还挺有弹性,真是极品好乳。虽然是自己的姥姥,但他并没什么血缘亲情的感觉。

  但要趁人之危他也干不出来,跟一条死鱼做爱?那多没劲啊。真正的性爱应该是水乳交融和身心愉悦,像李清冉那般开放和主动是最好不过。就算真把柳思慧干了,你又怎么解释?只不过图着一时爽而已,没什实际意义,要是她主动撅起屁股来求他上,陈秋实才不管她是不是自己的姥姥呢,等于帮他妈收点利息了。
  此刻的柳思慧已经脸红到了脖子根,虽然是已婚妇女,可不代表没有廉耻之心,更何况她还是一厂之长。这下好了,不光是被看光了,肯定也被摸光了,你还不能埋怨别人。都怪她自己没防着那个老淫棍居然还有下迷药这一手,简直是欲哭无泪啊!

  尤其是电视机的画面在快进之下,她也看到了最后被王瑞山压到沙发上解开衬衣,推开乳罩的那个画面,顿时又气又恨,更多的是害羞,还有种庆幸的感觉,相比被看光,也好过失身与那个老流氓吧。

  不过非要选择失身对象的话,眼前这个年轻人的优先级别肯定要高过王瑞山,不经意间又瞥到陈秋实三角内裤的凸起,而且此刻他是叉着腰站在床边的,距离她的视线又是那么近,雄性的荷尔蒙通过鼻腔钻入到她的脑海中,不禁令她想入非非,却又被自己的理智暗骂老不正经,不要脸。

  「那个……王瑞山说今天就把他堂弟调走,并且让你做党政一把手,他以后也不会来找你麻烦了。」

  「老周呢?」柳思慧这时道。

  「不知道,鱼和熊掌不可兼得。你在毛纺厂离他还隔了好几层,但是这个…
  …办公室主任得在他眼皮子底下过。就算保住了位置,还是得受他的气。如果确实没问题,还不如平调到其他部门,宁做鸡头莫做凤尾啊。「

  老周?关我鸟事乜!陈秋实又不是观世音菩萨,干嘛谁都要帮忙。

  「王瑞山个王八蛋!!老娘非要他好看!」

  「咳,你昨天下午下午也是这么说的。」陈秋实提醒道。

  「这件事你给我记住了,一定烂在肚子里,不准往外说!」柳思慧又瞪了他两眼道。

  「放心,我可没那么闲。」

  陈秋实心道,这么香艳的事情为什么要说出去?有这秘密在手也够他立足的了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